乐文书院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书院 > 烟雨任逍遥 > 三百零八章 恐吓

三百零八章 恐吓

2021/4/7 22:37:11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
面对洛青雪的长篇大论,隋逍遥无奈的点点头:“那好吧,我这就去。”

“嗯。”洛青雪见隋逍遥答应下来,不满的脸庞又露出一抹笑意。

“夫君,你想好要怎么处理东单雨涵了吗?”

“想好了,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,不过我的处理方法可能会有点让你们接受不了。”

“噢,那这样呀,行,既然你想好了处理方法,那我们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“至于怎么处理,那是你的事,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,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能杀了她。”

“那是自然啊,我又不是什么傻子。”隋逍遥无语的摇摇头:“夫人们,我走了,洗白白等我。”

逍遥酒楼后院。

轰隆一声秋雷,惊得隋逍遥脚步一顿,抬头望天喃喃自语。

“秋天还打雷,更何况这是深秋了,不怎么合理呀。”

轰隆一声秋雷,也是惊的东单雨涵一个哆嗦。

“雷,这个时候还打雷,连你也和我过意不去?”东单雨涵怒声一骂,看着满是狼藉的房间,拿起一个桌腿狠狠的砸向门窗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房屋发生一阵声响,而房屋外除了雨声雷声之外,再无任何动静。

隋逍遥走着走着,不多久便到达东单雨涵的房屋前,看着禁制的光芒一闪一闪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这大小姐的脾气可真大呀。”

随即也不废话,伸手一划,禁制裂开一条缝。

“嘎吱——”清脆的开门声使东单雨涵猛然回头。

但当看清隋逍遥的脸庞时,怒从心起,拿着桌腿,气愤的冲了过去。

“定!”隋逍遥屈指一点,一根根黑色的藤蔓瞬间将她裹得牢牢实实。

“唉,你说你这就是何苦呢。”隋逍遥看着满屋的狼藉,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手一招,又出现了一张崭新的桌椅。

“来,我们接着聊聊。”

“流氓淫贼,我与你没什么可说的,我是真不知道青雪姐为什么会看上你。”

“我告诉你,就凭今天早晨你对我做的这一切,只要能传入父亲耳中,足够你死个十次八次的。”

隋逍遥眉头一皱,他实在不想和这东单雨涵过多废话:“你到底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话?”

“好好说。”东单雨涵冷笑一声,有本事你放了我,再将我的修为解开。

“行,不好好说话是吧?那就别怪我了。”隋逍遥驱掌一招,红色的火焰顿时将她的衣裙烧的精光。

“啊——”东单雨涵没想到隋逍遥会做如此龌龊的事情,不由得惊呼一声。

“隋逍遥,你如果真敢对我做什么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,我父亲也不会放过你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废话!我怎么会放过你?”隋逍遥没好气地接了一句,控制着她的身体缓缓的向自己飘来。

“你到底能不能听我好好说话?”隋逍遥深吸一口气,平静的看着东单雨涵,再一次问道。

东单雨涵看着隋逍遥平静的目光,死死的与他对视着,一言不发。

“好!被我看过一次了,现在无所谓了是吧?”隋逍遥建东单雨涵如此任性的模样,也褪去了衣袍。

“能不能听我好好说话?”

东单雨涵见隋逍遥如此模样,顿时有些慌了,虽然知道有字据在,隋逍遥不能对自己真的做些什么。

但就这么赤裸的站着,心中还是很不舒服。

“可以,你说吧。”

“现在可以了,晚了。”隋逍遥冷哼一声,弯腰抱着她,大步来到餐桌旁。

“把这碗面吃了。”隋逍遥伸手一招,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映入在东单雨涵眼中。

而此时的东单雨涵根本没有时间看什么面条,她正努力的抬着屁股,不想自己与那肮脏的东西接触分毫。

“你吃不吃?我告诉你,你如果不吃这面条,我就吃了你。”

隋逍遥一边说着,一边将东单雨涵紧紧的揽在怀里。

“你你不能这样。”东单雨涵急忙推着隋逍遥的胸膛。

“我不这样也可以,只要你把面条吃了就行。”

“我告诉你,你现在没有修为和凡人无异,把你饿出个好歹来,我可不好交代。”

“行,只要你松手,我就吃。”东单雨涵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“这才乖。”隋逍遥笑呵呵的点头,松开怀抱的时候还不忘大胆的看了一把。

“隋逍遥。”东单雨涵急忙逃离隋逍遥的怀抱。

“你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不要脸的人。”东单雨涵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穿上衣裙。

隋逍遥也没有管她,就这么静静的听她骂着。

不一会,隋逍遥见东单雨涵没有动静,轻轻敲了敲饭桌。

“很好,既然骂我骂累了,那就赶快把这碗面吃了吧。”

东单雨涵深吸口气,她知道这碗面不吃不行,如果不吃,说不定这小人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气愤的拿过碗筷走到一边,一边看着隋逍遥,一边恨恨地吃了起来。

她现在已经想通了,打是打不过的,逃也是不可能的,既然反抗不了又何必反抗。

隋逍遥看着东单雨涵气哼哼的样子,开怀一笑。

指着东单雨涵嘴中的面条:“你该不会把我当做面条吧?”

东单雨涵没有理会,一边与隋逍遥对视着,一边吃着,她也不怕再被看光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了。

“不错。”隋逍遥见东单雨涵没有说话,缓缓起身,态度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首先呢,我要和你阐明一些道理,我知道你这人有一是一,有二是二。”

“这第一个道理呢,就是我和你父亲的关系,其实啊,说到你父亲,我还是有些头痛的。”

“你父亲仗着自己修为高,而且脑子又不怎么好使,易冲动,他现在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从我的手中要过去。”

“但那是不可能的,说实话,我曾经想过将你送还回去,毕竟多一个朋友总比少一个仇人要好的多。”

“那你为何不将我还回去?”东单雨涵见隋逍遥心平气和地与自己聊天,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不由的也松了口气。

“我也想啊。”隋逍遥见东单雨涵询问自己,无奈的笑了笑,也没等东单雨涵询问,又继续缓缓说着。

“我在你父亲的心中,顶多就是一个百花谷的小人而已。”

“我敢肯定,即使我将你放回去,你父亲也还会想着被我消灭的东单家,还会继续与我作对。”

“在他的心中,随手把我杀了,再给百花谷道个歉,这样的事情便会一了了之,你说我说的对吧?”

东单雨涵虽然心中很不想承认隋逍遥说的话,但他说的却又是事实。

“那你想怎么办?就这么一直关着我吗?”

“这个问题问的好。”隋逍遥听东单雨涵问出这样的问题,抬手示意她继续吃,随即又缓缓而谈。

“其实吧,你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这一点从你打伤若水

『设置书签,方便阅读』
大家都在看
侠客任逍遥 踏着清风任逍遥 很小众却很惊艳的诗句 有深意有内涵的古诗句 从此天涯任逍遥 烟雨逍遥任平生 冷门却很高级的诗句 自在红尘任逍遥 江湖任逍遥 回望山水之间任逍遥 烟雨人生任逍遥 一曲红尘任逍遥 千古绝美诗句大全 晴空万里任逍遥 千古绝句让人惊艳的诗 形容洒脱逍遥的诗词 浪迹天涯任逍遥 半生烟雨任逍遥全诗